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zhang | 17 February, 2014 | 一般 | (5 Reads)


慌亂中,尋著伊人離去的方向找去。只見她雙手執壺,正在給她的夫君斟酒。眉眼間淡淡的笑意掩飾了心底濃濃的憂傷。只一眼,痛徹心扉。記憶紛甄而至。曾幾何時,婉兒也曾笑靨如花為他輕斟濁酒;曾幾何時,他們舉案齊眉,呤詩填曲。他幾乎是逃一般的跑開。他怕,他怕,他在看一眼,他就會忍不住,忍不住不管不顧的把她搶過來,擁抱入懷,在也無法放開。他知道,他在也沒有資格擁有她了,因為當她離去時,一切都來不及了。桃花依舊笑春風,只是這世間繁華在也入不了他的眼。淚眼朦朧中,他提筆在牆上寫道:

紅酥手,黃藤酒,滿城春色宮牆柳。東風惡,歡情薄,一杯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!錯!錯!

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桃花落,閑池閣,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莫!莫!莫!

筆自手中滑落,他知道,這一生他將在也掙不開這相思的繭。他在也尋不到屬於他的春天。“婉兒,你可知道·······。”我多想,多想看你輕挽羅裙, 笑靨如花,肆意瀟灑;我多想,多想看你嫣然垂眸,輕彈錦瑟,韻律幽長;我多想,多想看你輕舞雲鏽,舞步翩翩,恍若夢裏。“婉兒,今生無緣。來世,執子之手,永不分離,可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