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zhang | 18 February, 2011 | 一般 | (10 Reads)

裸露的枝頭,嫩黃的花蕾迎寒風綻放。一朵、二朵、三朵,爭相簇擁著在冬日里,沐浴著一點暖。世間萬物皆蕭條,唯有臘梅俏。在冷冷的期待裡,有一股春的氣息正朝我們襲來。

冬天的雪花,飄飄灑灑,覆蓋了大地,也把我們的思想凝固,似乎給了我們一個思考的空間。看潔白的雪花,透過灰茫茫的天落下來,淺淺地落在臘梅嫩黃的花蕾上,似乎在傳達著春的問候。問浮躁的人,在冬的寧靜裡,是否還能有火熱的躁動?

裹著厚實的衣服,我們看不透人的思想,只知道露在臉上的都是虛偽。經歷了一場豔的考驗,我們難以守侯一份冬的愛戀。愛如花,只須裸出來,拋開偏見與慾望,我們欣賞的只是無言的赤誠。被北風吹麻木了的意識,不知道給我們指明回家的路。生活如河,只是徜徉在河邊的人,不敢觸摸那清澈的水,總是擔心被水傷著。猶豫是冬留給我們最好的思維,我們就在徘徊中等待殘陽的歸去。

雪漸漸地停了,落在枝頭的雪也融化了,在暖陽的映襯下,泛出七彩光來。路邊有三兩孩子在玩雪,在童心的呵護下,根本不知道冬的寒冷。從滿天飛過的碎雪,我們似乎找回一點兒時的快樂。冬天其實是一樣的,只是看雪的人少了一份純真與清淨。望著那樹下沒有堆起來的雪人,我們似乎懂得了缺憾原來也是一種美,可以讓我們在心間為雪人隨意裝扮,圓我們渴望美滿的夢。

又是一個冬的暖陽,一切依舊還是那麼蕭瑟。但我們透過枝頭點點嫩綠,彷彿感覺到了春天正朝我們慢慢走來。等待春的我們,有更多的忐忑不安,因為我們正試圖把許多的期待留給春,幻想著在春暖花開的日子裡,隨著蝴蝶的翩翩起舞,與花一起綻放。

守侯著春的我們,思索著把怎樣的祝福送給春姑娘。當春與我們漫步時,我們又該如何牽手春姑娘,是否可以把我們的纏綿悱惻轉化為斑斕壯闊,是否能讓我們的迷惘透出嶄新的綠意來。

在冬的安靜裡,我們漸漸地睡去,讓浮動的思維靜謐下來,等候著春風吹拂的一瞬間綻放。品冬,我們浮躁;守春,我們欣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