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zhang | 25 October, 2013 | 一般 | (9 Reads)

  每次回鄉,坐在汽車上總會回望家鄉那條熟悉的山路。

  那條山路永遠刻在我的記憶深處。家鄉通車時間不到十年,那條通往家鄉的水泥公路近年才修好。通車之前,那條山路是鄉裏人通往外面世界的唯壹通道。小時候聽父親說,我的祖輩去廣東潮洲壹帶挑鹽,途中來回要花近壹個月的時間,曆盡千辛萬苦,回到這條山路才有壹種家的感覺。在我的記憶裏,那條山路曾經是壹條黃金通道,村民們走親戚、趕集市、到外面求學……都必須經過這裏。山路全都是整塊整塊青石板鋪成的,由于年代久遠,走的人多了,石板表面光潔如鏡。夏天的早晨,光著腳走在石板路上,感覺全身透涼。中午時分,我們年輕人不敢光著腳走在石板路上,因爲石板經過太陽的暴曬,溫度太高,只有那些老農才能光著腳走,他們的腳底有壹層厚厚的老繭。對我來說,大雨天走在這條路上最有趣,更有詩情畫意。雨水從山頂順著路面壹直流到山腳,這時如果從山腳壹直往山頂走,那種感覺特別惬意:路面被水沖洗得幹幹淨淨,可以聽嘩嘩的流水聲,可以看大大小小的瀑布,可以享受那清澈的水從腳下流過的快感,如碰到雨過天睛,還可以聆聽各種各樣的鳥鳴……

  山路全長約20多公裏,究竟有多少級石板,我們從沒有數過,山路中間修建三個涼亭,涼亭間相距2公裏路程,涼亭建在半山腰上,內有幾張石凳,供人們避雨或中途休息。夏天,烈日炎炎,村民們挑著重擔,每到涼亭,總要休息壹會,享受這裏的習習涼風。所以涼亭特別熱鬧,十裏八鄉的人,熟悉的、不熟悉的,在涼亭碰上面總會閑聊幾句。小時候,跟著村裏的兄弟姐妹們到離家很遠的地方去砍柴,來回總要經過這條路,去的時候感覺特別輕松,回家時挑著沈重的柴禾,從山腳走到山頂,壹步壹個台階,那個中滋味不堪回首。只要不是農忙時節,父母總會到途中來接應。所以,每次走到半山亭,我總會停下來多休息壹會,渴盼遠方出現父母那熟悉的身影。這時候,他們總會送些點心來給我們充饑,還會給我們減輕肩上的負擔,然後可以輕輕松松走在這條路上。有時,父母親沒時間,我們只好硬著頭皮壹步壹步艱難地往回趕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後來到離家較遠的鎮裏上中學,我們再也不要到很遠的地方去砍柴,也不要受這份苦。周末回家,背著書包走在這條路上,感覺特別舒適。自從高中畢業、到城裏讀書、直至參加工作,其間回家的次數逐漸減少,也很少走這條路,慢慢地對這條山路變得陌生起來。

  如今,家鄉已通車,村民們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絕大多數人不再靠燒柴火做飯,很少有人到遠方砍柴,也沒有幾個人再走這條山路。路的兩旁已長滿雜草、曾經熱鬧的涼亭也破敗不堪。有時候想,如果有機會,與兒時的玩伴壹起從走這條山路,也許會有另外壹種感覺吧。

 

The dye ink To the autumn New York Mayor Bloomberg gets ? Leisurely and peaceful Do you need to repair your credit? Child Options Simple happiness Enduring as the universe legends! The movement of life these words of plain quiet.